搜索

欢迎光临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光谷生物城!

服务热线:027-87205027

>
>
>
>
世界级生物医药企业落户光谷纪实
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 
备案号:
鄂ICP备0810611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武汉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498号

地址:中国武汉东湖开发区高新大道666号 
电话:027-87205027 
邮编:430075 传真:027-87205000

资讯详情

世界级生物医药企业落户光谷纪实

分类:
媒体聚焦
作者:
来源:
2014/11/25

 

近日,美国生物技术大会在圣地亚哥举行,云集全球30多个国家的大牌生物公司。来自武汉的13家光谷生物企业应邀赴美,揽回数千万元国际订单,光谷生物城再次成为焦点。8家名列世界500强的医药巨头选择光谷生物城,其中就有2家落户医药加速器。那么这些医药巨头为何吸引做此选择呢?继上期武汉本土医药企业艾尔夫报道之后,新华产业园区记者再次走进园区,一探究竟。
   “凯鹏华盈(KPCB)主导投资”、“国内首个符合欧美标准的生物制品生产基地”、“生物医药研发和生产公共服务平台”,这些头衔无疑给诞生不久的喜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JHL)戴上了鲜亮的光环。一个制药界的新秀何以得到世界知名创投的青睐?又缘何落户光谷?故事当从2009年制药界的那场超级并购案说起。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
    2009年3月12日,瑞士罗氏宣布出资468亿美元收购基因泰克44%的股份,从而掌握了基因泰克(世界领军的生物制药公司)100%股权,不愿改弦易辙的一群核心技术成员选择离开,其中就包括喜康的创始人之一的乔石瑞先生。怀着“为全球患者提供可负担的世界级生物药品”的愿景,乔石瑞联合十几位生物制药资深人士萌生了创办公司的想法。这支核心技术团队除了基因泰克的老臣外,其他成员均来自世界500强的药企。这样一只涵盖了整个研发生产全过程、成建制移植的核心技术团队,吸金能力自然不在话下。
    凯鹏华盈总部位于硅谷,是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曾经成功投资了康柏公司、莲花公司、网景、亚马逊书店等。从其投资经历来看,赚钱并非凯鹏华盈的唯一宗旨,他们更愿意协助企业长远发展。乔石瑞及其团队的技术实力引起了凯鹏华盈的极大兴趣。经过一系列谈判,2012年12月,凯鹏华盈、伯乐资本、红杉资本、台湾中华开发工业银行(CDIB)等顶级创投公司共同出资,在台湾新竹建立了营运总部、研发中心及先导工厂,JHL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
    JHL的拳头产品是抗体药,这恰恰是我国制药领域的薄弱环节——市场主体缺少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产学研缺乏衔接,抗体药物技术发展仍处在“象牙塔”阶段。“十二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我国要组织实施自主知识产权化学药、基因工程药物、单克隆抗体药物、疫苗、诊断试剂等品种的产业化专项”。因此,JHL的引进对于我国的大分子药物生产研发,有着跨时代的意义。研发及运营落在台湾,那么配套的大规模生产基地又该如何布局呢?
    搭乘“双谷合作”快车而来的国际项目
    “JHL落户生物城,并不是一个顺理成章的故事。” 凯鹏华盈合伙人暨JHL总经理魏建中博士透露。
    原来,JHL研发中心落地台湾后,内地生产基地的选址秉着就近原则,最初的选择并不是武汉。恰逢武汉市市长唐良智出访美国,推动硅谷光谷“双谷合作”。生物办抓住这一契机,将JHL项目汇报给唐市长,唐市长旋即作了安排——首站即选择凯鹏华盈,与其创始人之一的布鲁克先生会谈,向他介绍武汉经济发展水平和投资环境,推荐光谷生物城。正是这一剂猛药为武汉光谷生物城争取了机会。一个月后,JHL乔石瑞回访武汉,在生物城医药园走访一圈后,决定落户武汉。
    政策和资金的吸引?魏建中摇头,“以近几年的情况来看,优惠政策大都是共性的,园区间通过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入驻的竞争优势正逐渐减弱,企业往往更关注软服务和渠道”。
    “一方面是看到了武汉的诚意,以各种形式有的放矢地在帮助JHL解决实际问题,更重要的是武汉这座城市所隐藏的能量大大超乎我们的想象。” 魏建中坦率说。他认为,经济理性占主导地位的投资机构最终决定把项目落在光谷,原因绝非市长出马这么简单,而是武汉充沛的满足高科技发展需求的人才供给,以及活跃的创业创新氛围能够真正成为JHL生长繁衍的热土。
    “对一家新成立的企业而言,继解决落户、成长问题之后,更重要的是价值实现的问题。”魏建中分析。光谷生物城对很多生物医药相关的机构,例如药监局、药检所、医疗机构等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渠道,可以组织相关企业、医院、卫生系统进行专项对接。这种调动资源的能力区别于一般的物业招商,能够与招商对象形成某种业务上的关联性,这对企业成果转化非常重要。
    “关注你正关注的,帮你解决你正纠结的。” 魏建中这样评价生物城与园区企业的互动模式。
    国内首个达国际标准的生物制品生产基地
    引入这样一个从投资人、技术团队到客户统统国际范儿的企业,并非建一两栋厂房那么简单。传统的建厂模式是:买地、建楼、装修、投设备、最后验证。不但周期长,而且受制于当地的设计、建筑、认知水平,这也是国内很多厂房不被国际认可的原因之一。如何破此困局?
    彼时,大洋彼岸传来一个消息:GE医疗集团(隶属美国通用)正为其新研发的KUBio?6?4模块化工厂寻找全球首个买主。这是一种创新的即用型模块化工厂,交付和施工时间为14~18个月,相比传统建厂方法的24~36个月,大大缩短工期。更重要的是,这些模块完全按照cGMP(国际GMP)的验证要求设计,采用“交钥匙工程”,配备了GE全套生物制药工艺技术,这些正是JHL急需的。
    “2014年11月17号动工,2015年4月配套全部建完,5月份核心部件到武汉,6月份建成完工,随后通过验证即可投产。这将是国内第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生物制品生产基地,同时也是GE全球示范展示中心。”JHL运营总监陈家宽相信,JHL的竣工仪式将是国内生物医药界的一场盛宴。
    “不得不提的一点,JHL所在园区开发商东湖高新集团做出了巨大让步。”魏建中回想当时,划给JHL的地原本的规划是建三栋厂房,建面7万方,划给JHL之后,建面缩小到2万方,直接牺牲了5万方的利润。恰如东湖高新集团总经理李洵前几日在参加某论坛时所说,“作为一个产业地产运营商,虽然产业、地产不是一个对立面,但是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要做这种选择题。东湖高新相信,先得有产业,地产(产业园的发展)才能立足。”这5万方的牺牲,印证了东湖高新的选择。
    时任武汉光谷生物医药产业园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张权打过一个比方,他说JHL对于光谷生物城来说,好比电子设备中的芯片,其入驻与发展提升了光谷生物城医药加速器的品牌知名度,能够吸引上下游相关企业入驻,使产业进一步集聚。同时,在协同园区产业发展过程中,JHL的高成长性也能够提升光谷生物城医药加速器的竞争力。大公司进入的结果就是对标准、质量的把控越来越严格,这也正是光谷生物城希望看到的。
    能否把握住专利到期的历史机遇?
    JHL的商务拓展速度远远高于建设速度。项目虽然还在建设期,不少药企纷纷抛来橄榄枝,其中不乏行业龙头。2014年6月,JHL完成第二轮融资,主要投资者包含麦顿投资与台湾创投及私人投资者,包括统一国际开发、富邦金控、台新金控等。
    “还会不断的有利好消息传出。”魏建中笑说。提及原因,魏建中解释,到2015年,预计将有640亿美元市场价值的生物专利药到期,这意味着给生物仿制药开了绿灯。一些掌握核心技术却一直受外国专利权人的权利束缚的医药企业将可能获得了对该药品的自由生产权。这一历史机遇也许会带来生物制药领域的‘寒武纪式’大爆发。
    事实上,生物药的生产成本并不高,主要投入在研发阶段,专利到期,允许仿制之后,生物药成本将大大降低,但是谁能保证药品质量甚至优于原产品,谁才能够握有市场话语权。JHL的技术实力毋庸置疑。2014年8月,湖北省委副书记张昌尔在台湾喜康研发中试基地考察时表示,“参观了喜康的中试研发中心,才知道何谓具有国际竞争水平的大分子药物”。
    “打造中国的基因泰克”,不止于此,乔石瑞还在思考着如何去搭建生物医药研发和生产公共服务平台,“促动一批生物医药企业快速产业化,才能真正实现项目的价值。”恰如以硬件起家的IBM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轻资产的软件方案提供者,让经验和技术产生更具爆发力的价值,这是JHL努力的方向。
    含着金钥匙出生,还在建设就收获颇丰,建成后的JHL能否把握住这一历史机遇,持续获得世界青睐?
    “时间将会证明一切!”魏建中信心满满。

(转自“新华网产业园版” 2014年11月21日 产经记者 肖羽)

关键词: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