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欢迎光临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光谷生物城!

服务热线:027-87205027

>
>
>
>
湖北日报:10年 2000家企业 1200亿元收入的产业跨越——图文:巨头背后 千亿之城来时路
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 
备案号:
鄂ICP备0810611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武汉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498号

地址:中国武汉东湖开发区高新大道666号 
电话:027-87205027 
邮编:430075 传真:027-87205000

资讯详情

湖北日报:10年 2000家企业 1200亿元收入的产业跨越——图文:巨头背后 千亿之城来时路

分类:
媒体聚焦
作者:
来源:
《湖北日报》 12月13日 第十三版
2018/12/13

 

图为:10年来,已有辉瑞等8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光谷生物城集结。

 

  在2008年至2018年的“黄金十年”里,武汉光谷生物城从一张白纸上的新城,发展到集聚企业2000余家,产业年收入1200亿元,跻身国家生物医药产业园区综合竞争力第三位,令人瞩目。

  徜徉30平方公里园区,名列世界500强的13家生物医药公司中,已有8家落户光谷生物城,数量在全国生物产业基地中名列前茅。

  美国辉瑞是首家进入光谷生物城的世界500强企业。不久,德国拜耳作物来了,先进的育种研发水平,将光谷生物农业研发带上世界轨道。紧接着,德国费森尤斯卡比公司在光谷生物城建设抗肿瘤药物生产基地,赛默飞世尔、霍尼韦尔、杜邦先锋、中国医药集团等生物企业巨头都来了。

  外资企业带来了领先的生物技术、先进的管理理念、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全球化的思维方式,外来文化对本土企业家形成了强烈的思想冲击。伴随这些大佬而来的,是一大批顶尖的产业、科研和管理人才。

  但是,在这些世界500强的“光环”背后,光谷生物城的“筑城者”们,十年间历经的却是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国际巨头辉瑞的磁场效应

 

  2010年10月6日晚8时15分许,武汉天河机场灯火通明。一架湾流5型豪华商务机缓缓降落。从飞机上走下的,是世界500强企业、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美国辉瑞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金德勒(Jeffrey B. Kindler)率领的高管团队。

  次日,金德勒与该公司70多名高管召开董事会,正式决定落子武汉。10月8日,位于光谷生物城的美国辉瑞公司武汉研发中心大楼奠基,这是美国辉瑞公司在世界上设立的第七个研发中心,也是光谷引进的真正意义上第一家世界500强研发中心。

  回忆起那个夜晚,武汉高科农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江中平仍旧激动不已:“辉瑞的入驻,给我们带来了国际上先进的企业管理经验、商业模式、经营理念,对我们本土生物企业的成长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磁场效应”很快显现。德国拜耳、美国霍尼韦尔、美国赛默飞世尔等世界500强生物研发和生产企业纷至沓来,意大利美纳里尼还将中国区总部设在光谷生物城,这是大型跨国药企第一次将中国区总部设在北京、上海以外的地区。

  作为辉瑞落户武汉的重要推动者,辉瑞公司高级副总裁、辉瑞(中国)研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谭凌实回忆,2008年中秋节期间,他们与光谷生物城联系,想要实地参观一些科研院所。

  虽然正值假期,但光谷生物城很快给予回复,第二天就带着客人到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等院所交流。

  “政府这样的办事效率,让我们暗自惊喜。”对武汉科研院所的实地考察,让谭凌实一行颇有好感。但谭凌实坦言,最终让该公司落户武汉的重要因素,还是“人才”二字。

  众所周知,生物医药研发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对人才的要求非常高。辉瑞作为全球药企的龙头,研发是重中之中。

  谭凌实表示,在武汉考察期间的一天上午,他们提出想要跟武汉的大学生见面,不料中午就来了200多人。“本来我们想‘难为’一下同学们,从侧面看一下武汉大学生的综合素质,没想到参加见面会的同学全程用英文流利地与我们交流,不仅反应敏捷,回答精彩,而且高水平地不停发问,展现出了国际视野。大家聊得非常开心,我们差点错过了飞机!”

  目前,辉瑞武汉研发中心是辉瑞研发以及辉瑞医学全球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包括临床I期到IV期试验在内的诸多辉瑞全球临床药物研发项目提供支持。这里拥有临床数据管理、临床编程、临床质量管控、医药信息及药物安全等12个团队,员工从成立之初的10多人,扩充到现在近600人,其中从武汉高校招募了500多名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

 

  3个月引来的世界500强费卡

 

  2012年6月,光谷生物城从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得了费卡项目的相关信息。

  总部位于德国的费森尤斯集团创立于1912年,是一家提供透析、医院和患者家庭医疗护理相关产品和服务的医疗保健公司,持续多年名列世界500强。费森尤斯卡比作为费森尤斯集团旗下第二大业务部门,是全球健康领域的领导者。

  然而,想要留住费卡,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和挑战。“头一个难题,就是理解并适应费森尤斯方面复杂的全球管理架构。”武汉光谷建设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光谷生物城生物医药园负责人蔡岚回忆,作为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德国企业,费森尤斯集团随着业务的不断拓展逐步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管理体系。

  在费森尤斯集团最顶层有一个核心管理层——集团董事会,医疗用品(Fresenius Medical Care)、卡比(Fresenius Kabi)、希柳斯(Fresenius Helios)、奥美德(Frese-nius Vamed)四大业务部门又分别有自己的董事会,独立负责各自业务的全球运营。

  费卡德国总部对中国区的业务,除了按照区域分属于亚太区(后又变化为大中华区),由亚太区总裁负责外,还按照研发、生产等不同业务环节,垂直接受德国总部相对应的上级业务部门的指导与管理。

  短短三个月内,生物城团队先后十多次接待对方全球、亚太、中国区的管理层,以及商务发展、研发、生产等不同级别、不同业务部门的来访与考察,解答他们所关心、关注的各类问题。

  项目启动建设后,厂房改造环节也是大难题。该项目是费卡集团在中国建设的首个静脉注射抗肿瘤非专利药的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从产品的品种而言,费卡武汉工厂生产的是抗肿瘤药物;从药物的剂型而言,生产的是冻干粉针剂;从建设的标准而言,工厂既要满足国家新版GMP标准,又要满足美国和欧盟的cGMP标准。

  大到施工单位的招标备案、厂房供电改造、人员招聘,小到水质检测取样、联系危废处理单位、蒸汽管道铺设后的绿化恢复,蔡岚和同事几乎每周都要开协调会,24小时待命服务费卡。

  2015年10月,费卡武汉工厂顺利通过国家新版GMP认证。2016年5月,抗肿瘤药物生产线正式投产。项目原计划投资额2亿元,由于追加研发投入,目前项目总投资额已达3.5亿元。

  这是光谷生物城引进的第5家世界500强企业。时任费卡集团亚太区执行副总裁、中国总裁狄培德先生盛赞:“武汉的自然环境好,交通优势、科教优势显著,政府支持力度大,光谷生物城为企业服务的热诚和速度令人惊讶。”

 

  从沿海“抢”来的喜康

 

  作为一个新兴的生物产业园区,光谷生物城起步的时候招商比较困难,好的项目信息来源也很有限。

  2012年,海外JHL公司拟在中国内地建设一个生物药品生产基地。“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当时JHL已经与某沿海发达城市达成了初步共识。”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原常务副主任闫忠宁回忆,当时JHL的研发中心设在台湾,遵循就近原则,他们打算把生产基地建在沿海地区。

  JHL由凯鹏华盈、红杉资本、美国柏乐创投和台湾中华开发工业银行共同投资,核心技术团队来自基因泰克等多家世界500强药企。

  2012年9月,为推动硅谷与光谷“双谷合作”,武汉市长代表团出访美国硅谷,行程均已排定。得知凯鹏华盈即将决策JHL在中国选址的消息,接到紧急汇报的市长代表团,将考察行程作了临时调整,把去硅谷考察的第一站安排为美国凯鹏华盈总部。

  这次跨越重洋的拜访,为促成凯鹏华盈高层将项目放在武汉打下了良好基础。

  当年10月,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管理办公室时任主任但长春,带着团队直奔上海,与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的高层敲定最终细节。

  闫忠宁说,一般像凯鹏华盈这种大型投资机构的高层都很忙,他们好不容易才挤了半个小时给我们,为了能获得更多的交谈时间,我们提前1个多小时就在办事处楼下的小咖啡厅“待命”。

  双方谈后一拍即合,2013年,喜康生物(JHL)在光谷生物城正式注册成立。

  喜康生物的生产车间,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模块化的厂房,62个模块像搭积木一样搭起来,而这些模块都在德国设计建造,模块厂房里有净化线等各种设备,只需要两三个月便可搭建一座国际cGMP标准厂房。而普通厂房建设至少得花3年至4年。

  2015年,第一个模块化车间运抵光谷生物城。各种问题也随即而来——

  因为模块搭起来是个房子,建筑物进口是要交关税的,而房子里有很多设备,设备进口也要交关税。所以,当时模块厂房进口的时候,到底是按进口建筑物的方式进口,还是按进口设备的方式进口,让主管部门十分头疼。

  这些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将涉及到企业巨额的税费。光谷生物城把海关、喜康生物的负责人请到一起,最终商量出了一个既符合中国法规、海关把控,又能帮喜康控制合理进口税费的方案。

  在药品申报这一块,我国的生物制品申报比较复杂,我省对喜康生物这一类的生物制品审批审核上还是空白,这对喜康生物来说是个不利因素。

  一时间,外面议论四起,认为喜康项目应该落户到沿海城市,他们的药监部门之前做过很多类似项目,有这方面经验,湖北没有。但省药监部门和生物城坚信,万事总有开头的第一次,各方共同协商,最终顺利完成喜康项目的所有审批审核。

  从 2013年注册成立、2015年开工、2016年正式投产,到被法国赛诺菲注资5.5亿元,再到2017年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递交第一个生物药临床试验申请,喜康生物几乎每年都以一个新台阶,与生物城共同奔跑。

 

  “迎娶”亚洲第一临床新药研发外包商

 

  药明康德,国内CRO的巨头,是国际领先的开放式能力和技术平台,主要向制药巨头提供“研发外包”业务。

  2007年,药明康德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被誉为“华尔街首次为中国的头脑买单”。

  在光谷生物城一次上海推介活动上,席间偶然提及药明康德希望扩大发展,西安也是重要的候选城市之一。

  武汉光谷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权回忆,活动第二天,光谷生物城负责人就对药明康德进行了拜访。

  2010年,省领导带领省生物产业发展暨武汉国家生物产业基地建设领导小组,考察药明康德上海总部,力邀药明康德布局光谷生物城。

  省领导的高度重视、营商环境的吸引、高素质的服务团队,让药明康德对武汉情有独钟。

  当年8月,药明康德与武汉光谷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签约落户;11月,武汉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在东湖开发区注册成立。短短三个月多时间里,双方就达成一致,是生物城项目落地速度最快的大项目之一。

  根据协议,药明康德计划投资总额8800万美元,在光谷生物城创新基地建设4万平方米的研发大楼,项目定位为小分子药物研发基地。

  药明康德的进驻,填补了中部大规模药物研发外包领域空白,并与辉瑞武汉研发中心、武汉华大基因、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等一道,奠定了光谷生物城在中国生物产业创新研发领域的重要地位。

  目前,武汉药明康德已发展成为中西部地区最大的医药研发服务企业、武汉市服务外包龙头企业,现有员工超过1500人,其中博士硕士比例超过60%,2017年公司服务性收入超5亿元。

 

  华大基因的“光谷情缘”

 

  2010年,光谷生物城开始建设不久,对于具有一定创新实力的企业非常需要。

  在一位的朋友引荐下,深圳华大基因有限公司董事长汪建,第一次见到了光谷生物城总工程师冯立。

  汪建回忆说,冯立本身是生物学背景,当时基因科技产业化还在起步阶段,但冯立对这一前沿领域的理解,让华大基因觉得眼前一亮:“光谷的政府人员对基因和生物产业的理解很深、很专业,也很有远见。”

  短短30分钟的交流之后,双方一拍即合,华大基因决定落户光谷生物城。

  同年4月28日,华大基因与光谷生物城签约,打造世界顶尖的基因组学产业基地。

  2014年,华大基因全球(武汉)生产中心在光谷生物城生物创新园正式投产。一个集测序设备及诊断试剂生产、科研测序服务、临床基因诊断等为一体的全基因组产业链悄然形成。

  落户光谷生物城后,光谷生物城给予了华大基因大力的支持。

  历经8年,华大基因集团各个业务板块,先后在光谷生物城落地。华大还将基因组学产业链的上游、核心环节即测序仪的生产、制造业务板块布局在光谷生物城医疗器械园,进一步促进光谷生命健康产业的发展。

  目前,武汉华大基因已建成该集团最大的多组学数据生产中心及客服中心和物流中心,并正在建设智造中心。武汉华大在医学健康、科技服务等产业转化应用上不断发力,生产生命科学与医疗健康领域仪器设备,搭建具有量产能力的仪器设备生产平台,服务科研与民生。

  汪建说,华大基因立志将中国的出生缺陷、肿瘤、传感染病防控推向世界领先水平,造福人类。未来时代真正的辉煌势必属于生命科学、属于生命经济。

关键词:

新闻资讯